经典导读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舜耕书院 >> 经典导读 >> 正文

《孟子》学记·公孙丑上·天吏章

2020-12-08   作者:   来源:   点击:  

天吏章

孟子曰:“尊贤使能,俊杰在位(1),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矣(2)。市(3),廛而不征(4),法而不廛(5),则天下之商皆悦而愿藏于其市矣(6)。关(7),讥而不征(8),则天下之旅皆悦而愿出于其路矣(9)。耕者,助而不税(10),则天下之农皆悦而愿耕于其野矣。廛,无夫里之布(11),则天下之民皆悦而愿为之氓矣(12)。信能行此五者(13),则邻国之民仰之若父母矣(14)。率其子弟攻其父母(15),自有生民以来未有能济者也(16)。如此则无敌于天下。无敌于天下者,天吏也(17)。然而不王者(18),未之有也。”

注释:

(1)俊杰:才能和品德超过众人的人。(2)朝(chao2):朝堂,朝廷。(3)市:集市。(4)廛(chan2):售给从商的人居住并存放货物的宅地。而:却。征:征收货物的赋税。(5)法:指按照“什一税”的方法,即对居住并存放货物在集市上的人征收十分之一的税。(6)藏:存放货物。(7)关:关口。(8)讥:审查是非善恶。(9)旅:往来的众人。(10)助:众人相助来耕种井田中的公田。不税:不对私田征收赋税。(11)夫(fu1)里之布:对不耕不织的人所行的惩罚。夫是成年男子,有一百亩地;里是里巷,有二十五家人。如果一个成年男子的宅院不种植桑麻,就惩罚他交纳出二十五家的布匹;如果一个人没有固定的职业,就惩罚他交纳出一个成年男子一百亩地的赋税。(12)氓(meng2):民。(13)信:确实。行:施行。(14)仰之:仰望他。(15)率(shuai4):带领。(16)济(ji4):有助于成事。(17)天吏:上天的使者。(18)然:如此。而:却。王(wang4):实现王道。

译文:

孟子说:“尊敬贤德之人而任用有才能之人,使才能和品德出众的人在应有的位置上,那么,天下的士人都会喜悦地愿意立身于这个国家的朝堂之上。在集市管理上,或者把集市的土地售给从商的人居住并存放货物,而不再征收他们的货物之赋税,或者按照“什一税”的方法,对居住并存放货物在集市上的人征收十分之一的税,而不再征收他们土地和货物的赋税,那么,天下的商贾都会喜悦地愿意把货物存放在这个国家的集市之上了。在各个关口,只审查出入者的善恶是非,而不征收关税,那么,天下的往来过客都会喜悦地愿意在这个国家的道路上行走了。对耕田的人,采用众人相助来耕种井田的公田而不对私田征收赋税的方法,那么,天下的农夫都会喜悦地愿意到这个国家的田野来耕种了。买房宅居住的人,没有那种成年男子的宅院不种植桑麻就交纳出二十五家的布匹的惩罚,没有那种无固定职业就交纳出一个成年男子一百亩地的赋税的惩罚,那么,天下的百姓都会喜悦地愿意成为这个国家的百姓了。确实能够施行这五种措施,那么,邻近国家的百姓就会像对待父母一样有仰望之心了。带领着孩子、兄弟而攻击自己的父母的人,自从有生民以来就没有能有助于成事的。能够这样做,就能无敌于天下。无敌于天下的人,是上天的使者。如此却还不能实现王道的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

朱注:

孟子曰:“尊贤使能,俊杰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矣。

(朝,音潮。俊杰,才德之异于众者。)

市廛而不征,法而不廛,则天下之商皆悦而愿藏于其市矣。

(廛,市宅也。张子曰:“或赋其市地之廛,而不征其货;或治之以市官之法,而不赋其廛。盖逐末者多则廛以抑之,少则不必廛也。”)

关讥而不征,则天下之旅皆悦而愿出于其路矣。

(解见前篇。)

耕者助而不税,则天下之农皆悦而愿耕于其野矣。

(但使出力以助耕公田,而不税其私田也。)

廛无夫里之布,则天下之民皆悦而愿为之氓矣。

(氓,音盲。周礼:“宅不毛者有里布,民无职事者,出夫家之征。”郑氏谓:“宅不种桑麻者,罚之使出一里二十五家之布;民无常业者,罚之使出一夫百亩之税,一家力役之征也。”今战国时,一切取之。市宅之民,已赋其廛,又令出此夫里之布,非先王之法也。氓,民也。)

信能行此五者,则邻国之民仰之若父母矣。率其子弟,攻其父母,自生民以来,未有能济者也。如此,则无敌于天下。无敌于天下者,天吏也。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吕氏曰:“奉行天命,谓之天吏。废兴存亡,惟天所命,不敢不从,若汤武是也。’此章言能行王政,则寇戎为父子;不行王政,则赤子为仇雠。)

说解:

所谓“天吏”,是能尊奉天道的君臣,他们所担负的使命便是仁民爱物。仁民爱物不能是空洞的口号、标语,而是要通过具体措施显现出来。

首先,要使天下的士子高兴地到本国的朝廷来,需要做的是,尊重贤德的人而任用有能力的人,使才德出众的人各得其位。士子所期望的是得以行道义,君主惟有尊贤使能,才能使士子充分发挥作用;才德出众的人所期望的是充分施展其才能,君主惟有使之各得其位,才能使之甘心情愿地尽心尽力做事。

其次,要使从商之人高兴地到本国的集市上来做生意,需要做的是对集市的管理措施得当。如果从商者众多,就采取“市廛而不征”的措施,即根据从商者在集市上所占用的地方大小、时间长短而征收赋税,不再征收其货物的赋税。如果从商者比较少,就采取“法而不廛”的做法,即根据官方制订的法规而征收所售货物的赋税,而不再对其所占用的地方征收赋税。这样,赋税轻,而且易于管理,使集市能够井井有条,从商者当然愿意到这里来做生意。

其三,要使行走于各国之间的人们愿意从本国的道路上经过,需要做的是对关口的管理措施得当。设置关口的目的,不能是为了阻碍行人,也不是为了收取过路费用,而是为了防范异国异地的人当中有行为不轨者,以此避免扰乱国人。因为不是为了从中取利,所以不征收费用;因为要防止图谋不轨的人扰乱,所以要设关口随时检查过往行人。这样,国人的安全和行人的安全都可以得到保障,人们当然愿意从这里经过。

其四,要使天下的农夫愿意到本国的田野之中来耕种,需要做的是使赋税合情合理。在实行井田制的时候,八家共同耕种一井,每家一百亩地为私田,中间的一百亩为公田。所谓“助”,是指八家共同耕种公田,将公田所收获的粮食全部上交给朝廷,而对私田不征收任何赋税。这种做法相当于缴纳九分之一的税,而且因为年成的丰歉而增减,没有固定的数量。当不实行井田制的时候,能够依据这个原则征收赋税,也可以有同样的效果。其关键在于赋税要尽可能轻一些,而且不能在丰年和歉年都一样征收,更不能丰年少收而歉年多收。

其五,要是天下的流动人口愿意到本国来定居,需要做的是管理措施得当。宅院旁边不种桑麻的人家,如果不从商,又不去从事某种职业,则是懒散之民,应当予以惩罚,使之交纳一条里弄的二十五家所应当交纳的布帛数量;不耕田种地,也不去从事某种职业,也是懒散之民,也应当予以惩罚,使之交纳一个家庭应当交纳的赋税,也就是一百亩地所应当交纳的赋税数量。这两种情况叫做“夫里之布”。但是,如果是来往从商的人,已经征收其所租赁或所购买的房地之税,就不能再征收“夫里之布”了。

确实能把以上五个方面落到实处,那么,才能做到仁民爱物。能仁民爱物,本国的民众当然能够安居乐业、衣食无忧,那么,邻国的百姓听说之后,当然愿意前来归附,即使无法前来,也必然真心向往。君臣把庶民当做子女一样爱护,子女才会像敬爱父母一样对待君臣。邻国的君臣如果不能仁民爱物,却想要驱使他的民众来攻打民众视为父母的本国君臣,或许会有一时的、局部的得逞,但是,最终都不可能获得成功,更不可能长久。正因为如此,所以,能仁民爱物的君臣才能无敌于天下。这种无敌于天下的君臣,能担负起上天所赋予的保民安民的责任,才可以算是合乎天道的君臣。君臣的言行都能符合天道,却不能实现王道,那是不可能的。其关键就在于君臣是否实行王道仁政。

上一条:《孟子》学记·公孙丑上·四端章

下一条:《孟子》学记·公孙丑上·仁荣章

 

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南辛庄西路336号 文学院 电话:0531-89736006 邮编:250022

Copyright 济南大学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2019

鲁ICP备09051414号